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xntk.net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org域名访问    

最后一个莽撞人 148.旧时相识

  朱红的大门发出一声咯吱的声响,然后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打开了。

  可心一脸好奇,神情却有着对一切的不在意,就像是不管待会儿开门的是谁,门中有谁她都不在乎一样。

  周望潮脸色有些发白,一脸紧张忐忑,他知道来开门的是老神医,此时就怕对方也会遭难。不,应该说是一定会

  楚云清不在家,老道有些绝望。

  慕容枫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,他不知道开门的人是谁,但感知之中,气息似常人,并不是习武之人。

  只不过,听声音似乎是个上了岁数的人,只不过他多少有些意外的是,听起来隐约竟还有些熟悉

  他来不及多想,门便开了。

  然后,慕容枫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。

  门内,穿着一身邋遢灰袍,正一只手伸进怀里瘙痒的狄狐也愣住了。

  两人四目相视,眼神早就改变了最初的神态。一个是恍然和喜意,掩不住就要大笑出声;一个却是眼神沉重如恨意交织,脸色阴郁如海。

  “楚云清年纪这么大”可心惊讶道。

  直到她出声,场间二人才回过神来。

  狄狐想也不想就要关门。

  慕容枫在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,转而轻轻一笑,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,便将这扇大门抵住,任凭狄狐如何用力使劲,大门都不动分毫。

  “好久不见。”慕容枫说道“你还是这么有劲儿。”

  狄狐恨然放手,然后朝一旁神情还有些呆滞的老道就破口大骂,“你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”

  周望潮脸色讪讪,满是自责和羞愧地低下头。

  “这事说来话长。”慕容枫笑道“那么老友,不请我进去坐坐吗”

  狄狐冷冷地看着他,牙关紧咬。

  “这老货是谁”可心随口道。

  “放肆”慕容枫呵斥道。

  可心吓得脖子一缩,吐了吐舌头,“干嘛这么凶。”

  对面,狄狐脸色阴沉地侧开了身子。

  他十分清楚慕容枫的手段,而即便自己不让开,对方总能进来,只不过到时自己定会失了体面。

  所以,倒不如他就这么让路。

  慕容枫满意点头,当先负手进了院子里。

  可心和周望潮二人紧随其后。

  “你滚”狄狐却是推了周望潮一把,“你还有脸进门”

  周望潮被推了个踉跄,而他本就被揍了一顿,浑身还疼着,狄狐这一下却是用力,他登时便被门槛绊倒,摔在了地上。

  慕容枫回头看了眼,目光在狄狐身上停留片刻,便道“既然老友不欢迎你,那你不妨就先在外边候着吧。”

  周望潮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忍着痛,一边很是羞愧地朝狄狐点头示意,一边一瘸一拐地朝马车那边而去。

  “你跟他较什么劲”可心说了句,“他也不容易啊。”

  狄狐没理她,而是将院门关上了。

  “可恶,竟然敢无视我。”可心鼻子皱了皱。

  “我这老友脾气不太好,而且我希望,接下来如果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要再插嘴。”慕容枫说着,朝狄狐歉然一笑,“抱歉,小孩子不懂事。”

  狄狐哼了声,“没什么,比她还不懂事的人,老夫都见过了。”

  慕容枫微笑以对。

  可心却是不忿,她最讨厌这种倚老卖老的老货只不过一想到师傅刚才的话,她便只好按捺下去,有些闷闷地跟在两人身后,走路时有一脚没一脚地踢着石子。

  “想不到你竟然会在这儿。”慕容枫说道。

  “你之前不知道”狄狐冷笑一声。

  慕容枫摇头道“陆之鹤是个废物,回来后也说不明白是谁将你掳走了,按他的形容,我可是没少找人。”

  “那你找到的人都怎么样了”狄狐问道。

  “你了解我的。”慕容枫笑了笑。

  狄狐顿时冷哼一声,“少惺惺作态了,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  慕容枫并不在意他的态度,而是一边走着一边打量这处院子,感慨道“这户人家之前,也是兴旺过的。”

  狄狐双手拢在袖子里,一语不发。

  “咱们已有好多年没见了,何必如此冷淡呢。”慕容枫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恨不得生啖汝肉”狄狐痛恨道。

  慕容枫默然片刻,道“小允的事情,我很抱歉。”

  时隔多年,当狄狐再听到这个名字时,仍是忍不住一颤。本来一直冰冷的眼神里,终究动容,隐有泪光闪烁。

  而他每每想到,都会自责且痛恨慕容枫。

  慕容枫余光瞥去,看到了狄狐神态,眼神微动,虽有不屑一闪而过,可心里竟然也有些五味杂陈。

  只不过都只是一瞬即逝,他面上仍是那般沉静。

  “你是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。”他说道“可现在,怎么也会住在别人家里”

  狄狐吸了吸鼻子,冷笑道“你还是藏不住狐狸尾巴。”

  “只是闲聊而已。”慕容枫说道。

  “可我不愿意跟你聊”狄狐大声道。

  “但我愿意啊。”慕容枫轻笑道“阿聪。”

  狄狐,字云聪。

  此时听到这声久远的称呼,狄狐不免咬了咬牙,他看着眼前之人,是如此痛恨,那么想将洗命针都扎在对方身上,可是,他却无能为力。

  他知道凭自己的本事根本做不到,就像刚才那样,对方仅仅是伸出了一根手指,自己使出了全身力气都奈何不得。

  “好了,不要总是这么纠结执着嘛。”慕容枫笑着拍了拍狄狐的肩膀,“人总是要向前看的,以你我寿元,世间万物不都只是过客”

  身后,可心歪了歪头,眼神微微眨动。

  狄狐很是嫌恶似的,用力抖了抖肩膀。

  慕容枫浑不在意地收手,脸上笑容丝毫不减,“咱们才是一路人。”

  狄狐毫不客气地呸了一口,“你我早就恩断义绝,此时还说这话,就不觉得脸热吗”

  慕容枫看着他,就像在看一个淘气的孩子,“恩断义绝是你提出来的,我却始终记着你我兄弟二人的过往,那般情谊,岂是能说断就断的”

  可心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。

  狄狐咬牙切齿道“你这脸皮,怎么就这么厚”

  慕容枫摊了摊手,“我素来如此,你是知道的呀。”

  狄狐深吸口气,大步朝前走了几步,然后甩袖,“你也不必跟我在这虚情假意,到底有何目的,就赶快说了吧”

  面对着态度恶劣,且丝毫不掩饰对自己嫌恶的狄狐,慕容枫依旧面带笑容,所表现出来的永远是那么宽宏大量,如最值得信赖的好友一般。

  “如果我说,我是为你而来的,你信不信”慕容枫语气真挚道。

  不信二字,狄狐几乎就要脱口而出,可当看到慕容枫满是真挚的神情,以及那份怀念和认真之后,他这话竟是一下哽在了喉咙里,一时说不出来。

  慕容枫心中淡淡一笑。

  “闲话休提,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很清楚。”狄狐深吸口气,道“跟我,就不必再演戏了。”

  “也罢。”慕容枫点点头,然后道“我一是为了你而来,二是为了楚云清。”

  狄狐心神一动,继而皱眉道“楚云清”

  “可别跟我说你不认识他。”慕容枫笑道。

  “认识。”狄狐问道“你为何找他”

  “当然是爱惜他这个人才了。”慕容枫理所当然道。

  他跟狄狐真不愧是多年老友,就连说过的话都一模一样。

  狄狐脸色一沉,道“爱惜你倒真敢说。”

  “那你可不要告诉我,这句话你没对他这么说过。”慕容枫说道。

  而当看到狄狐的表情后,他不由笑了笑,“果然,你跟从前还是一样啊,没有变化。”

  “是啊,老夫没变,你倒是变得让我完全认不出来了。”狄狐淡淡道。

  慕容枫一笑置之。

  “所以,楚云清现在在哪”他问道。

  一旁,可心的目光也看了过来,神情之中多是跃跃欲试。

  她素来不服楚环玉,虽然对方是她的师弟,可师傅总说他天赋极好,便是那些宗门中的天才都比不过他,虽然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对手,可假以时日,必将会超越自己。

  这让可心很是不服,她觉得自己的天赋才是最强的。

  而后来,当听说楚环玉还有个哥哥,而且师傅还说对方的天赋要更高的时候,她这心里简直都要炸了。

  怎么回事嘛,楚环玉天赋比她高,怎么又冒出个天赋更高的哥哥来

  然后她就去找楚环玉,可不出意外的,对方又是那副清高的样子,两人不欢而散。

  不过幸好还有南宫宓,虽然心里瞧不上这个失败者,但对方是目前唯一一个跟楚云清交手还活下来的人,所以她便主动去打听。

  然后就知道,对方之所以能活下来,竟然还是因为楚环玉。而且,南宫宓也不是跟楚云清交手,准确来讲,是被楚云清一拳就打废了。

  可心这就不服气了,非得想要见识见识这个能一拳差点打死南宫宓的人,一定要跟他碰一碰才行。

  所以,当她得知慕容枫今日要亲自来寻楚云清之后,这才央求着非要一起来。

  慕容枫是知道她的想法的,心底也乐意见得如此,便应允了。

  此时,听到慕容枫终于谈起楚云清,可心耳朵一下便支棱了起来,仔细听着有关此人的消息。

  狄狐冷哼一声,道“显而易见,他并不在这儿。”

  “哦”慕容枫想了想,说道“可之前那个周什么的道士,说他就住在这里。”

  狄狐听他说起周望潮,脸色登时一冷,“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说话就像是放屁,他敢说,你倒是还真敢信”

  听他说的这么不屑,可心倒是有些怀疑起来,她下意识看了慕容枫一眼,难不成他们真被那道人骗了楚云清真不在这儿。

  慕容枫却是一笑,“好了,你我知根知底,你又何必在我面前演戏”

  他朝四下打量一眼,然后道“你方才呵斥那道士,不就是为了保护他么。”

  狄狐脸色一凝。

  “所以,楚云清一定会回来的,对吗”慕容枫看过来。

  狄狐沉声道“你到底为什么找他”

  “一来,他是环玉的兄长,天赋过人,武功不错,我想将他也收入麾下,兄弟二人皆为我效力,如此岂不是一桩美事”慕容枫笑着开口,“二来,听说近来之事都与他有关,可以说是屡次坏我谋算。而他又不是苏载的人,我倒真想要见见他,亲口问一问,我俩无冤无仇,他为何要这么做。”

  “那你不必找他了。”狄狐说道“这些事情,我都可以替他回答。”

  “是吗”慕容枫有些惊讶道“那我洗耳恭听。”

  “第一,他绝对不会加入江湖,更不会替你做事。”狄狐说道。

  “看来你是跟他提起过我啊。”慕容枫说道。

  狄狐哼了声,继续道“第二,虽然他不是苏载的人,但他是个有道义有坚守的义士。我也对苏载没有好感,不想让楚云清掺和此事,但若论道义,我佩服楚云清能够坚持自我。”

  “坚持自我”慕容枫听得他这一语双关之语,淡然一笑,“些许小事,谈何坚持”

  “以小足可见大。”狄狐淡淡道。

  “或许吧。”慕容枫点点头,问道“那么,他去了哪儿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狄狐很是果决。

  慕容枫对他这副表情简直不要太熟悉。

  “我有些失望。”他说道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依旧没有改变,还是这样,总是这样。”

  “你失不失望,我并不在意,只要我自己不对自己失望就够了。”狄狐说道。

  “你真这么想”慕容枫眼神闪动。

  狄狐只是冷哼一声,偏过头去。

  “其实你不说,我也能猜到他去了哪。”慕容枫说道“如你所说,他是个讲道义的人,那么,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外头那俩蠢货送死。”

  狄狐嘴唇动了动。

  “对了,说起来,你知道我今天碰见谁了吗”慕容枫问道。

  他的语气,始终像是老友闲聊一般,而现在更像是有什么稀奇之事想要跟好朋友分享一般。

  狄狐皱了皱眉,对他这种语气极为厌恶,可又说不出话来,便索性不予理会。

  “我见到瑶妃了。”慕容枫感慨一声,“想不到苏载竟然请动了她,想不到隐藏在宫里,一直跟我作对的人就是她。”

  狄狐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“要知道,当年她跟文皇后可是一直不怎么对付啊,没想到现在却愿意为了她的事情出头。”慕容枫笑道“女人心,真是难测。”

  “不过,她倒真不怕死,现在就暴露出来,终究是要死的。”他轻笑一声,“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出宫了。”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最后一个莽撞人 567中文 www.567zw.com © 2020





1C